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音箱試聽報告

來源:u-audio 發布者:戴天楷 版權:轉載

JMR Voce Grand看似書架音箱,其實卻該稱為架立式音箱。它的腳架是與音箱連成一體,是音箱的一部份。配置的氣動單元不只是高音,而是要負責1.2kHz以上的所有頻段的中高音單元,低音單元也夠厲害...

頂著正午的當空烈日,我從臺鐵區間車下來,跟著人群出了車站。至此,終于可說:臺南,我又來了。

上次來臺南,是為音場的主事者林森宏。這次來音場,則是為一對他近日非常喜愛的音箱,聽他說這對音箱,也聽這音箱說故事。說什么呢?說貝多芬,說馬勒,說奧斯卡彼得生,說槍與玫瑰,說蔡琴,說江蕙,說陳明章……

從店面旁的入口上了二樓,音箱就擺在長邊上,正對著入口,一進門便得看見。我第一回上二樓,上次來,我們都在一樓店面聊,那時候,因為臨棟蓋樓挖地基,造成地下室漏水,他們只好暫時把貨都搬到二樓,用試聽室權充倉庫。不久前才把二樓清出來,準備辦活動。

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試聽報告

這花徑緣何而掃?蓬門為誰開得呢?那就是JMR的Voce Grand。

上到音場二樓,那里真是擺滿了寶貝。一套Fyne Audio的旗艦音箱F1-12擺在主位,全套Accuphase伺候著,只展現出尊貴的王者氣質,極其引人注意。另一頭更吸引人,一對B&W的Nautilus鸚鵡螺擺在音響架兩側,在前面站著的則是Sonus Faber的Extrema。貼著墻,還有B&W的Matrix 802和801,都是當年Hi End音響價格還沒飛漲時,市場上讓人爭相競逐的頂級音箱。

可就在這些珍品之間,立著一對氣質與眾不同的音箱,淺灰色的鋁合金帳板由兩側往前環著音箱,每個轉角都拉出了弧線,淺灰漆面不作亮光處理,頂板、后帳板與腳架都是黑,平光漆面看似低調,卻另有一分內斂。這氣質,是現代的、是簡約的、是謙遜的,也是卓然的、是不凡的、是有靈氣的。這就是Jean Marie Reynaud Voce Grand。

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試聽報告

架立式設計的Voce Grande

Voce Grand看似書架音箱,其實卻該稱為架立式音箱。一般常見的稱法是Stand Mount Speaker,JMR則稱它為On Stand Speaker,意義是一樣的。這跟書架音箱差在哪?一般的書架音箱,就是一對小音箱,或許原廠也有音箱腳架,卻非必備,你可以放在別的音箱腳架上,甚至放在家中的柜子上、書架上。但Stand Voce Grand的腳架是與音箱連成一體、沒法拆的。腳架不是額外的配備,而是音箱的一部份。新音箱開箱,就是把音箱直接拉出來,取下包覆棉套,就可以了,簡單到連底板底座都不用裝,甚至沒有腳釘。整支音箱,除了網罩可以分離,其余都是一體的。

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試聽報告

新旗艦與舊經典的融合

相似的設計,JMR以前就有了。90年代時,JMR的老老板Jean Marie Reynaud設計了一款Offrande,就是采取Stand Mount設計。這對音箱歷經幾次改款,20多年來,一直是JMR愛好者心中的逸品。而當JMR老先生過世,兒子Jean Claude Reynaud接手JMR,則開啟了一個全新的世代。

他在2015年推出了數字主動音箱Adara,采用電子分音、數字音控、內建DAC和放大器。之后,JCR站在Adara的成就上,把研發的新成果,重新匯聚開發出一對更可親的音箱,以致于產品可以觸及更多人。是以,Voce Grand于焉誕生。

作為創辦人JMR的經典設計的延續與再造,并作為現階段旗艦Adara技術濃縮的產物,Voce Grand從2019年初次面世起,就是JMR愛好者間談論的焦點。

我自己也是JMR音箱的使用者,身為一個音響媒體工作者,我需要一對具有參考性的音箱;身為一個聆樂超過20年的古典音樂愛好者,我需要一個帶我跨越時空而進入音樂世界的橋梁;我的選擇,是JMR。值此之故,我對Voce Grand充滿了好奇。

“琴音透明,很迷人”

去年巴黎音響展,代理商百鳴的主事者林先生也去了,回來之后,我便急著追問它的聲音如何?!胺浅R魳沸?,與其他Jubile音箱不一樣。琴音透明,很迷人?!绷窒壬脑u語精簡卻又字字珠璣。我開始想像這個聲音,甚至開始想像這對音箱立于我家客廳。

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試聽報告

坐在音場二樓的試聽室,當Alfred Brendel彈奏的貝多芬鋼琴小品“給愛麗斯”響起,我懂了林先生當初告訴我的透明是如何。身為用戶,又聽過了幾乎全系列的JMR音箱,我豈會不熟JMR的聲音?但是,這Voce Grande確實不同。我聽見了極其干凈又有高密度的琴音,質地組成非常的純粹,非常的豐富,琴音的尾韻和色彩感是JMR其他音箱所跟不上的表現。我當初會決定買下Abscisse Jubile正是為了它那甚至超越老大哥Orfeo Jubile的嬌艷音色,但跟Voce Grande相比,這又更美了。

短小的“給愛麗絲”,以小輪旋曲型式寫成,A-B-A-C-A的架構非常清楚。這每一段轉換,既要改變速度,還要進行轉調,每一個轉折都有變化。這首曲子,初學鋼琴的小朋友會彈,但在Brendel這樣的大師彈起來,卻是完全不同的風貌。同樣的,Voce Grande所揮灑的泛音之美,卻也是其他音箱所不及的。

罕見的12公分AST氣動中高音

這有原因。任何人一看到Voce Grande,第一個注意到的,就是它那個長達12公分的氣動單元(AST, Aero Striction Transducer)。氣動單元不稀奇,很多音箱都有,JMR Jubile系列里的Orfeo與Abscisse都是用上氣動高音??墒?,Voce Grande的這個氣動單元,卻有著過人的面積;那不只是高音,而是要負責1.2kHz以上的所有頻段的中高音單元。

這個AST單元振膜以極輕量的航太級鋁箔折制,并以釹磁鐵驅動。原廠表示,這個特別訂制的AST氣動單元,靈敏度高,反應速度快,而且失真極低,雖然要肩負部分的中音頻段,但其高頻響應規格仍可直上30kHz,性能更勝末代Offrande上采用的雙鋁帶高音。難怪這鋼琴的泛音這般的亮麗飄逸。

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試聽報告

180mm特制低音單元

要能配上這樣反應靈敏的中高音,低音單元也要夠厲害,不然上面在跑,下面在拖,那聲音能聽嗎?Voce Grande的低音單元口徑 180 mm,單元振膜采用碳涂層與 Peek 復合材料,其復合結構多達七層,以高剛性、低質量的理想特性。搭配 38 mm 大口徑音圈,音圈套筒使用質輕堅硬的玻璃纖維為材料,表面還加上了強化涂層以利散熱,好讓單元運動時,音圈不致因為溫度升高而出現失真。

這個低音的磁力系統也采用JMR向來慣用的雙磁鐵設計,還加入了銅環設計,讓單元運動時不會產生劇烈的阻抗變化,工作更為線性。此外,Voce Grande低音上也看見了暌違已久的鋁合金子彈相位錐,這樣的設計,僅能見于早期的Offrande,改版后的Offrande也取消了金屬相位錐。在Voce Grande上再度見到這個經典設計,讓人不禁念起Offrande與Jean Marie Reynaud的時代。

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試聽報告

寫實的金屬質感

聽Lou Reed唱的“Walk on the Wild Side”,開頭的貝斯以穩定節奏的固定音型開頭,通過Voce Grande,這貝斯聽起來特別爽朗干凈。Lou Reed歌聲一出來,嗓音的聲音紋理好聲清楚,輪廓清晰立體,像是雕塑一般地呈現。果然,Voce Grande的聲音干凈又透明,不是只在中高頻段,往下延伸,也是一路干凈。歌曲尾段的薩克斯風響起,雖然只是幾個小節,那金屬的光澤和質地鮮明異常。我聽過這么多JMR音箱,也從來沒聽過JMR音箱把薩克斯風的金屬質地表現地這么寫實的。

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試聽報告

高度分離、開闊音場、充沛能量

Voce Grande雖然不大,表現起大編制樂曲卻也不顯畏懼。聽Michael Tilson Thomas 指揮舊金山交響樂團的馬勒第五號交響曲。第一樂章開頭就是小號宣示性的吹奏,隨后,是鼓號齊鳴的進行曲。馬勒在第五號交響曲的第一樂章就寫了送葬進行曲。隨后,小提琴與大提琴奏出充滿悲傷的主題,經過一段送葬進行曲的節奏,然后樂曲拉出一段激昂的小高潮。短暫的高昂之后,再度回歸緩沉悠遠的主題。

Voce Grande以一種審慎而理智的姿態,適切地表達出音樂的張力。開頭的小號就如前所述,Voce Grande把那金屬的輝煌感表現地極好,尖而瘦的小號,從后方竄出,讓人心生震撼,感受到氣氛的不尋常。當鼓號曲調出現時,那些銅管還有打擊樂,俱各有著分明的主體性,Voce Grande可以把音樂解析地非常清楚,發聲體的主體性很高,彼此分離。低音提琴拉出粗獷深沉的樂句,Voce Grande完全不見箱音。當知,小尺寸的音箱,有時制造商為了做出討好的低頻量感,反而讓低頻顯得略帶膨脹,以致于低音域含糊不清。Voce Grande完全不見這等問題。

搭載獨家“四次耦合共振腔”箱體

它不是傳統的低音反射式,也沒有采取Orfeo和Abscisse的三角傳輸線設計。Voce Grand的箱體結構采用一種JMR獨家技術,稱為“四次耦合共振腔”(four progressively damped cavities)。JMR希望能有效控制箱內的氣流,通過迅速耦合并導出,使得單元背波產生的殘余能量最小化。因此,他們在箱體內部找到特定的對應點,裝置太空記憶泡棉作為阻尼,而盡量保持箱內通道表面通暢無阻。于是,內部震動能量得以被有效疏導、轉化成熱能而消散,同時保有高氣流動態。

換句話說,通過四次耦合共振腔技術,JMR一反常見的作法,在音箱箱內塞入大量吸音棉,反而通過處理關鍵的共振點,盡可能保持內部空間與通道通暢,這樣,氣流就能快速導出,進而使得音箱幾乎沒有箱音存在。過去Offrande上就采用過這個技術,作為延續精神的繼承者,Voce Grande繼續保有這個獨家技術。無怪乎其聲音能如此全頻段地這般透明干凈。

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試聽報告

讓老錄音展現數字錄音的清澈透明

至于論起活生感,JMR音箱從來沒讓人失望過,不管是小音箱如Lucia、Bliss Jubile,或落地款大如Orfeo Jubile,音樂總是活潑的,聲音總是開放的。Voce Grande亦復如此。播放起Oscar Peterson的We Get Requests專輯,標準的爵士三重奏,卻創造出精彩的對話。聽Antonio Carlos Jobim的經典曲Corcovado,開頭的低音提琴撥奏聽來讓人舒暢,有的音箱雖然貝斯聽來壯碩飽滿,但是線條不夠清晰。Voce Grande則站在相對的象限,以一種緊致的、高密度的、細節豐富的手法,重播著Ray Brown所撥弄的音符。至于Peterson的鋼琴則聽來輕盈優雅。優雅,是Peterson的風格,輕盈,就是Voce Grande的腔調了。

這是1964年的老錄音,那時年代的錄音,鋼琴總有一種溫暖的木質調,在某些系統上放來,這種暖調琴音恐怕會相對悶一點,而Voce Grande則把鋼琴該有的光彩與風華都顯現出來了。聽起來,完全沒有厚重和沉悶,64年的錄音,聽來好像數字錄音一樣清澈透明。樂器間的分離度、舞臺的定位感都極其出色,這讓音樂聽來更有現場感。

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試聽報告

活生又具體,空間表現一流

聽法國女高音Adele Charvet演唱的Long Time Ago專輯,人聲配鋼琴這樣簡單的編制,Voce Grande卻能表達出富有畫面感的音樂?!癦ion’s Wall”一曲,Charvet的歌聲起伏有至,唱到高處,力道一吐,Voce Grande從容地釋放Charvet歌唱的能量。鋼琴晶瑩剔透,和弦壓下又顯得豐盈多彩。The Moon’s the North Wind’s Cooky是一首有趣的歌曲,里頭加入了擊掌聲。這掌聲,既能顯出空間感,又能考驗活生感。Voce Grande把這掌聲表現得清楚又具體,那明確的定位,且富有掌聲該有的聲紋,亦是難得的聆聽經驗。

特殊浮動式底板設計

這出眾的活生感,或許跟一個因素有關。Voce Grande的底板看似為實心的MDF板、外部包上一層鋁合金,好能和音箱本體相配、相應。其實不然,這底板不是單純的MDF板,里頭有著軟質的膠質聚合物阻尼,能夠有效地阻隔振動傳遞。如果你上前推一把,Voce Grande會輕輕搖動。這種設計,非但在音響室場上罕見,JMR自家也從未出現過這樣的設計。這個內藏復合阻尼結構的浮動式底板,也是Voce Grande聲音活生的原因之一。

故事,未完待續

關于這次去音場聽Voce Grande的故事,我就說到這里。事實上,Voce Grande一開口,我就知道,現在還不是它的最佳狀態。低音還有點緊繃,中高音和低音的銜接尚不穩定。我自己是JMR Abscisse Jubile的用戶,我從全新開箱的音箱用起,歷經了超過一個月的常時間聆聽,音箱狀態才穩定下來。期間,我經歷聲音時好時壞的波動表現。因此,Voce Grande雖然有讓人驚艷的透明度和華麗的色彩感,但是,我更期待它全面施展身手。

無與倫比的透明質感 JMR Voce Grand試聽報告

當下,我就與百鳴林先生約定,待9月TAA音響展后,請他把Voce Grande送來我家,我要借用一個月。我信,那將會是另一段美好的旅程。

器材規格
型式:2單元2音路架立式音箱
單元:120mm AST氣動中高音、180mm復合材質振膜低音×1
阻抗:8ohms (最低 6.8 ohms)
靈敏度:88.5db/W/m 2.83V
分音器:12db/Octave @ 1200hz
失真率:< 2% from 200hz to 18khz @ 85db
頻率響應:38hz - 30khz (35hz @ -6db)
建議放大器功率:40 - 180W
尺寸:110×280×390 mm(H×W×D)
尺寸:32 kg
售價:320,000元(暗灰/淡灰/珍珠白-緞面拉砂鋁合金);355,000元(亮夜藍-拋光亮面鋁合金)
代理商:百鳴

關注【HIFI音響】公眾平臺

    ID:HIFI中國音響網 ID:hifidiy_2016
体彩排三预测app